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白小姐开奖结果 >

忽然来临的一场雨作文100-200字

[时间:2019-10-04 02:15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浏览:]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小燕子闪动着翅膀带来和煦的春风,冰雪融化后的大地在和煦的春风里像一张酥饼,向阳的地方星星点点的草芽儿已经露出尖尖的角。这时候,悄悄地,天上飘起了雨丝。一颗小雨点兴奋地吻了放风筝孩子的脸,看了一冬天冰雪的孩子惊喜地叫起来:“下雨喽——!下雨喽——!”欢呼雀跃,引得人们从屋里探出头来喜悦地叹息:“好雨知时节啊!”一位老农仰着脸、伸着手,一脸陶醉地仿佛要把这春雨拥进怀里,回屋赶紧拾掇犁耙,待一场透雨过后,就可以播种了。

  细雨无声地润泽着,酥饼似的大地化作一片片湿润的沃土,星星点点的草芽儿嫩嫩地绿了,柳枝在细雨微风里婀娜多姿地摆动着纤纤腰肢,空气清新得沁人心脾,雨点儿洒在心里,人也顿时充满了活力,想跟着树啊草啊的一起生长。

  春雨中让人惆怅的是桃花杏花在雨中飘落了,好在花儿落了,嫩叶中已见小小的桃儿杏儿满枝。

  夏天的雨就不怎么讨人喜欢了。俗话说,六月天,孩儿脸。晴空万里,转眼就会彤云密布,雷鸣电闪,大雨滂沱。正收割庄稼的人,大汗淋漓中顷刻又被浇个透心凉。那淋湿的粮食还得一两天一捆一捆去翻晒。如果正在打碾小麦,一场雨足以把麦子连草飘起来,把麦粒冲得遍地都是。要是遇到冰雹,那秋粮就全完了。龙口夺粮啊!夏收时节,老人们常常这样叹息。

  暴雨还会袭击人和牲畜。记得十三岁那年,我和几个小伙伴在山上放牛,忽然下起暴雨,我们丢了牛钻进山洞。乌云压顶、大雨如注,霎时间山洪暴发,石块奔流,天地仿佛在一起轰鸣,我们觉得非常惊险刺激,兴奋得手舞足蹈,直到雨停了才发现那个山洞被雨冲得快塌下来了,我的那头秃尾巴牛也不知了去向。找遍山坡也没有找到牛,晚上回到家里,那家伙却早已在天上开始打雷时就奔回了家。第二天就听到这样的消息——山那边有一个人被山洪卷走了,几头牛羊被石头砸的头断骨折,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  秋雨绵绵,毛毛雨粘在头发上、眉毛上,泥泞的黄土路,十天有一半得穿着雨鞋,挖出的土豆一个泥疙瘩,玉米总也晒不干,打核桃树干滑溜上不去,要播种的小麦难以下种。那年我住集体宿舍,洗过的衣服挂在房里几天不干,好不容易干了,穿在身上一股潮湿的说不出的怪味,手往衣服口袋里一伸——嘿!里面的几颗麻籽长出了细细的芽儿!宿舍里放暖瓶的桌子角上居然也亭亭玉立的长出了一个蘑菇!

  这样不到中秋,气温就已经降得很低了。山坡上放牛的人裹紧身上的薄棉袄满山吆喝:“三红(大枣、辣椒、柿子)上市了,光棍不好当了!”

  好不容易盼得天放晴了,清晨一场厚厚的霜,被雨水浸泡了多日的树叶在娇艳的秋阳里忽啦啦一片金黄。这时候,蓝的让人心动的天空白云翻腾,南飞的大雁引颈长鸣,秋高气爽,心旷神怡。

  “一边走一边背背词儿吧。”乐基说。很奇怪,今天我和他不约而同地一起去吃午餐。

  很快地,一碗满是牛腩的面被端了在我的面前,我尽力地抑制我的口水往外流。乐基算是看透了:“一边吃一边背吧。”“正有此意!”不料还没吃着多少,我就被哽住了。“呃,呃。”“还是吃完再背好呐。”我心中打量着。

  “官僚主义害死人的。”我结束了最后一次练习。乐基看了看时钟,说:“走,还有点儿时间,去会场看一看情况。”

  平常静得可怕的会场像洗了个头一样,变得朝气蓬勃起来。瞧!这排放着的椅子,似乎容不了一点空隙,挤满了整个会场。瞧!两旁高高的设备和舞台的设备,之前似乎没有见过。

  老师忽然间走了过来。“来,比赛前再看一次视频吧。”当我们沉醉在视频里的时候,时间已经悄然地溜走,已经要集中了。

  别人都在那里兴奋地化着妆,全场就我们两个男生。“就这样看着女生化妆,多尴尬啊!”我估计正常人都会这么想罢?“来,到这里吹吹风吧。那边太闷热了。”乐基拉了我过去窗那边。

  窗外一阵有一阵凉爽的风扑面地吹来,可是抬头一看,外面的天很阴森可怕。“真够紧张的。”我打破了寂静。“是啊!”乐基也开了口,“都是这个万恶的班主任,好好地干嘛要我顶替加文?”“是啊!我也后悔,我怎么就受了老师送这个核子大的桃子呢?”“……”就连上帝也几乎被我们给埋怨了。

  在这令人窒息的小饭堂里,我的话不觉地断续了起来,眼皮也变得很沉,很沉。就是现在的风,也能一下子把我吹倒了!因此我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。

  “可是,我们已经没法子选择逃避了罢?”我吹起了战争的号角。“嗯。”“那我们,就只能面对!”“话虽然这么说,但说出的与做出的往往有一定的差距。”“……”“别想这么多了。我们再背背词儿吧。”“最好不过。”“对了!干脆等下表演的时候,我们就背词儿吧!一可以保证等下不会漏了些什么;二可以找个精神寄托。”“Goodidea!”然后我们背了起来

  一会儿,外面传来了一阵绕梁三日的音乐,可是这并没有抖擞我们俩的精神。一个人儿也随着音乐潜了进来。“初一(3)班的?”“在。”“出去准备了。”

  一个类似地中海发型的老先生亲切地问道:“谁是等下讲相声的?”“我们就是。”话刚落下,他那粗糙而温暖的手在我身体来回地转动——他在给我装耳机。我对着乐基憨憨地笑了笑。“难得有机会戴上一次耳机呐。呵!”

  到我们了。“呀!刚还是庞然大物的观众咋一下子变得蚂蚁搬渺小了?”我怀着这念头结束了表演,可没说漏了词儿。可是这么多蚂蚁在身上你身上打滚,试问谁不会痒?

  我终于坐到了自己的观众位上。“诶,你刚才在说什么呀?”一个同学尖锐地问道。“我在胡说八道呢。”我笑着说。

网站首页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白小姐开奖结果12555开奖结果查询2017www.35tuku.comwww.baidu228.com